首页>  佚事 > 清拳之快手老鹤> 正文

清拳之快手老鹤

2015-5-16 23:01:04武魂武魂



李鹤鸣原名李振鸣,号快手老鹤,河北宁晋县刘家丰头村人。生于清光绪六年(1881年)卒于1955年。李振鸣自幼家贫,靠做长工糊口,后来认识了养性,白天给人干活,晚上跑十几里路到大庙跟养性练功学艺,光基本功和第一趟弹脚就练了三、四年,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养性经多年观察和考验,慧眼识人才,认准李振鸣是一个坚心恒志之人,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很可能是清拳今后的继承人。遂令李振鸣辞退长工活计,到庙内专修清拳,正式收为俗家第一个弟子,也是清拳有史以来传到民间的第一人。养性又将李振鸣更名为“李鹤鸣”。

李鹤鸣艺成之后主要从事护院保镖营生,平时除暴安良、打抱不平,遇同行有难事,常出手帮忙。码头李家庄“会友镖局屡遭抢劫,李鹤鸣屡屡帮助排解。在民国十年前后,会友镖局总掌班邀请李鹤鸣及师弟李奎英接手冀州码头李家庄会友镖局,李鹤鸣任总掌班。

李鹤鸣是清拳有史以来第一个靠拳脚功夫为生的人,他掌管镖局十多年从未出现过镖车、镖船被劫,镖师身亡事件。他交手不计其数,从未遇到过对手,而且创造了没用第二手蠃人的奇迹,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他从事保镖行业使他英雄有了用武之地,他真正练到了养性要求的“杀人如薅草,打人如走路”的境界。他把清拳彰显在京、津、直、鲁、豫、晋大地的世人面前,他使清拳绝处逢生,创造了清拳鼎盛时期,在当时武林界声望极高,人称李老鹤,也称“快手老鹤”、“李铁腿”等。

镖局的业务从民国二十年以后,生意逐渐萧条。码头李家庄会友镖局对门的“永生”、“永兴”镖局早已停业关门,只有会友一家还在勉强维持,但也没有业务可做,最终到了民国二十二年(1933)自行停业。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七七事变后,华北危在旦夕,虽然二十九军在芦沟桥、丰台、南苑、廊房等地奋力抵抗,但孤军奋战还是没有挡住日寇的铁蹄,日军很快占领了华北主要城市。由于日寇从东北到华北战线太长且兵力不足,华北的大部分县城还没有驻扎日军。当时的情况是人心惶惶,百业凋零,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

会友镖局走的最后一趟镖,也是最危险的一趟镖就发生在这个时期。在会友镖局停业三年多后的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八、九月份,突然从邢台来一药商到李老鹤家中,要求从固安押运一车贵重药材回邢台。李老鹤为难的说:镖局停业三年多了,镖师人手都没有怎么给你押运,再说几年不干了,总有一种不安全和不祥的感觉。但药商死说活说:“这是您老的老本行,镖局开业这么多年,我就信得过您,再说您道上熟,又威名在外,轻车熟路,无论如何请您帮我这一趟忙……”。

在药商死磨硬泡不答应不走的情况下,且药商又是以前多年的老客户,李老鹤无奈答应自己亲自走一趟。和药商把一切事宜办完,约定三天后在固安会面。三天后李老鹤来到固安,车已装好贵重药品装在车前的下面,上面的麻袋装的都是普通中草药,装货有一人多高。老鹤查验后,约定四日之内在邢台交货。第一天出固安进无极县平安无事。第二天出无极进藁城,走到藁城以东,晋州以西地带,路遇五个日本鬼子拦住去路。一个当官模样的鬼子指着车上的货物,叽哩咕噜的不知说些什么,老鹤从麻袋里抠出一把中草药给他看,还用手比划着说明是给别人运的货。

当官的摇了摇手,要亲自动手检查,老鹤刚想阻拦,当官的伸手就打来一耳光,老鹤巧妙的闪开,其余四个鬼子摘下****围住老鹤便刺,这时老鹤纵身一跃,跃过货车到了车的左边,四个鬼子又跑过去围住老鹤便刺,老鹤又跃过药车到了车的右边。当官的被老鹤的纵跃轻功惊呆了,四个鬼子又端着****追了过来,当官用手示意他们停下并上下打量着老鹤,心想这个中国人的功夫了不得,又看老鹤笑咪咪的善佛佛一般,既无惧色,又无敌意,更无伤害他们的表情。当官的好奇,遂又打手势让老鹤再表演一下,这时老鹤心想:我的轻功绝技表演的越高,可能越安全。遂施展绝技,从车尾一跃而起越过货车到了车的前面,再一跃又回到车尾。只见当官的喊着哟嘻哟嘻伸出大拇指还直点头,再看这个中国人还是笑嘻嘻的无惧色也无敌意,当官的又在车的左右看了看,并无可疑之处,遂打手势让他们走。吓傻了的车夫这时才清醒过来摇鞭赶车,车走动之后,老鹤又来了一个镖师上车式,就是从车尾一跃而起,坐到车前右辕,日本兵又一次高伸大拇指。车走远后,老鹤悬的的心才落地并和车夫说:“这镖局实在无法开下去了”。后来车夫逢人便说“李老鹤轻功绝技威震鬼子兵的故事”,一直流传到现在。

这趟镖是会友镖局最后一趟镖,也是全国最后一趟镖,民国二十六年九月,会友镖局完全停业。在中国大地上结束了这种惊心动魄,流传几百年的保镖行业。